芯片行业反腐加强,国家大基金在投机还是投资?-中国讯息网 

芯片行业反腐加强,国家大基金在投机还是投资?

作者:中国讯息网 阅读量:5067 发布时间:2022-08-01 22:15:49

上周,中纪委公布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基金)总经理丁文武进行调查。上周二卦哥家公众号发布了关于“芯片狂人”赵伟国倒下后,中国芯片发展的文章。结合近期对芯片行业的整顿,小编认为针对芯片业的“反腐风暴”正进入高潮。

丁文武于1962年3月出生在宁夏海原县,1988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曾先后出任信息产业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副司长、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司长。

自大基金成立之后,丁文武先后出任大基金一期、二期总经理和董事。在被查之前,丁文武都是大基金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芯片领域的第一个倒下的大佬不是丁文武,在2021年11月时候,大基金管理人公司华芯投资原副总裁高松涛也被查。就在上个月,芯片行业五名大佬相继被查,都与丁文武和大基金有各种盘根错节的联系。

7月15日,中纪委发布通报,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华芯投资原总裁路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对市场敏感的人士当时就认为,中国“芯片反腐”正拉开序幕。华芯投资由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出资45%,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唯一管理人以及“大基金二期”的管理人之一,负责基金的投资运作。

路军出生于1968年,江苏盐城人,曾任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副主任、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自2014年华芯投资成立,路军就出任董事、经理,参与了大基金的大量投资运作。

丁文武在2015年当上大基金第一任总经理时,大基金第二大股东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时任副总裁正是路军。

在路军被带走的当时,7月14日,深圳鸿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王文忠被带走。据了解,王文忠和路军是同学关系,在进入大基金深圳子基金管理人公司之前,并无大型或知名投资机构任职经历。路军被查之后,该公司投资三部副总经理杨征帆近日也被带走调查。

根据卦哥家的调查,大基金的另一个投资方紫光通信,是紫光集团100%控股企业,也是在7月,紫光集团原董事长,芯片狂人赵伟国也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目前也处于与外界失联的状态。

大基金的腐败,和紫光的赵伟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基金成立后,第一个投资的就是紫光集团。紫光集团的总裁刁石京上周也被带走调查,刁石京在工信部时候和丁文武共事。

被大家叫的中国芯片行业国家队大基金,是由多个国企一起创建。有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科、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很多企业发起,并且国开金融持有22.3%股份,是除财政部之外的第二大股东。

成立大基金之处,就是在改善中国芯片现状,解决卡脖子问题。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

需要注意的是,当时大基金成立之前的一年,成立了华芯投资,国开金融出资45%,当时的国开副总裁是路军,他当了首任华芯总裁。后面大基金成立以后,华芯又是大基金的首期唯一管理人。

在当时成立时候,中国内地很流行芯片投资热,如董明珠明确表示说要投资100亿、500亿等等。但2年多后市场发现,很多大佬当年振臂高呼却并未进行。

就说当年大基金成立后的一期投资规模超过1300亿元人民币,2018年基本完成。投资标的中芯片制造占67%、设计占17%、封测占10%、设备和材料类占6%,被投企业包括中芯国际、上海华虹、长江存储、紫光展锐等。

二期的大基金在2019年10月进行的,更是达到2000亿元,主要围绕设备包括刻蚀机、薄膜设备、测试设备等。

根据目前来看,卦哥家查看了大基金投资的公司股价,这些投资是成功的,因为大基金入场后确实拉动了一系列芯片公司股票的上涨。我们不说芯片发展的如何,股价确实涨了,大基金回报颇丰,虽然芯片没造成功但基金回报率很高。

大基金的成立,加上入股芯片行业,依靠靠3000亿带动了万亿资金进入了芯片行业股票。几年以来,多个芯片公司股价飞速上涨,给企业带来了充足流动性,芯片上市公司股东也频繁套现离场,将资金拿出投入到其他行业和个人改善生活。

大基金在资本市场炒股投机可谓是非常成功,但是却背离了初衷,在芯片发展上没有取得进步。随着时间延长,也进入了很多国企都面临的问题,就是国有资产的流失,腐败导致的国有资本损失严重。

近年来,大基金在芯片行业进行了大量投资,但许多芯片制造商已经过去两三年没有建成,更不用说解决中国的缺芯问题了。这与中国近年来芯片行业的盲目喊口号式发展有很大关系。

2020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华为被美国“断供”芯片,各地响应号召解决“卡脖子”技术问题,全民造“芯”运动进入高潮。

在这次运动中,集成电路产业规划频繁达到1000亿目标,半导体产业园遍地开花。地方政府争相设立投资基金,提供各种补贴和奖励。

根据卦哥家的统计,就疫情时候的2020年上半年就有21个省份落地半导体项目超过140个,根据披露金额的项目计算,总投资已超3070亿元。

风风火火的造芯运动结束后,大量的芯片项目暴雷。成都格芯、武汉弘芯、济南泉芯、淮安德淮、淮安时代芯存、南京德科码、陕西坤同在内的七家晶圆制造企业先后烂尾,国家资本频繁打水飘,项目建设中花钱大手大脚。

前些年投资的这些芯片项目,卦哥家发现都惯用的是同一个模式。刚开始创始人画一个大饼,包装项目然后打通政府关系吸引地方政府资金,成立公司后就开始宣传项目“填补了国内空白”的口号;后面建设时候就一边少投入资金慢慢建基础设施,一边继续包装忽悠更多的资金和国家基金进来,然后用国家基金背书宣传品牌高度,吸引更多社会的散户资金入场。

可是随着大基金没有入场接盘,社会风险资本又紧张的观望后续发展,项目就会资金链断裂,导致烂尾。

就说最著名的案例武汉弘芯,它2017年成立,号称投资千亿。根据之前的项目宣传规划,公司主攻晶圆级先进封装,拥有七纳米工艺,如果它真的做出来了,真的就可以解决华为等中国企业的芯片问题。

但3年多以后,该公司厂房还没有建好,然后就破产了,作为中国内地唯一拥有七纳米ASML光刻机的公司,本身是前途无量也被全国翘首以待早日成功的公司,也被迫把光刻机抵押给了银行。

武汉弘芯的下场,被中国网民戏称“中国芯片发展的希望被美国派人给搞砸了”。

经历了几波的芯片发展运动,也没改变中国还是靠进口芯片的事实。去年全球半导体产值为5585亿美元。根据数据,中国进口了4000亿美元的芯片,约为全球的三分之二。

就在中国芯片业掀起反腐风暴时,美国刚通过芯片法案。多家美国设备制造商过去两周接到官方通知,被要求不要向中国提供用于14纳米或以下芯片制造的设备。卦哥家也得到消息,美国针对中国的新芯片规定这周就会公布。

《环球时报》星期天发表社评说,美国舆论借着中国的芯片反腐对中国在芯片领域的投入是否有效进行质疑,还宣称这将让中国芯片业“感到不安”,是故意在搅浑水。

在大基金的支持下,中国缺芯的局面并没有根本改变,但在某些领域仍有突破。苹果公司正在为其iPhone中使用的内存芯片寻找新的供应商,正在测试长江存储生产的NAND闪存芯片样品。

但是就像是环时社评说的那样,芯片产业需要逆资本周期,尤其不能短期炒作圈钱。这次洗牌后,中国芯片行业是以破釜沉舟的趋势稳步解决卡脖子问题,还是换汤不换药继续从事行业一阵风似的发展、追求短期回报?最终中国选择的芯片发展模式,在中美科技战中最关键一役的成败至关重要。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 (讯息网立场中立并倡导言论自由,不会基于任何观点删评论,但评论请勿宣扬对立和人身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