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热门人选操弄身份政治-中国讯息网 

印尼总统热门人选操弄身份政治

作者:廖建裕 阅读量:6914 发布时间:2022-07-29 21:16:00

印度尼西亚2024年总统选举还有一年余才举行,但潜在候选人的民调已频频发布。其中有三个人最突出:中爪哇省长甘扎尔、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和即将卸任雅加达首长的阿尼斯·巴瑞丹(Anies Baswedan)。在这些可能的候选人名单中,最令人关注的是目前无党无派,备受回教保守派和极端派支持的阿尼斯。阿尼斯可说是印尼政坛上的不倒翁。他野心大,在当佐科内阁的文教部长时,就有人说他是总统的料子。

阿尼斯在1969年出生于西爪哇的古宁安县,父亲是阿拉伯人,母亲是巽他人,都在印尼卡查玛达大学教书。阿尼斯在日惹长大,在卡查玛达大学毕业,也曾到日本以及美国留学,在美国北伊利诺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

上世纪90年代,当他在卡查玛达大学就读时,因为能言善辩,当了学生会主席,也参加过游行示威。在外国学成归来后担任研究员,由于思想开放,主张多元宗教与文化,属于温和派的回教知识分子。在2007年,他当选为印尼私立回教大学巴拉马迪纳大学校长。当年他只有38岁,是印尼最年轻的大学校长。在大学校长任内,他做了一些校内改革。他在校外也很活跃,曾发起“教育印尼”运动,号召年轻教师前往师资短缺的地区执教,以便提高那些地区的教育水平。

阿尼斯关心政治,曾出任反贪污委员会成员。2013年中,他接受前总统尤多约诺的民主党举办的“民主党11位总统候选人大会”活动邀请,燃起当总统的兴趣。但他最终没有参加2014年的总统选举,反而加入佐科和尤索夫·卡拉的组合,极力反对普拉博沃—哈达的组合。在竞选最后一刻,当普拉博沃团队诬蔑佐科为异教徒时,阿尼斯极力维护佐科,猛烈抨击普拉博沃的独裁专横。他告诉选民,如果普拉博沃当选,印尼国家将有巨大灾难。

2014年总统选举佐科险胜,阿尼斯出任教育和文化部长。他推动改革方案,也经常出国访问,是个很活跃的政治人物。人们对他有两种评价:支持佐科的人认为他当教育部长不尽职,且涉嫌贪污,整天搞政治,似乎有意在2019年出来竞选总统。反对佐科的人认为阿尼斯很能干,应该可以做大事。当了两年的教长,阿尼斯在佐科改组内阁时被革职。

卸任部长后转向反对党

卸下部长职务的阿尼斯开始向反对党靠拢,变成反对党的人选。反对党也看重他能言善辩的才能和族群与宗教背景。2017年,阿尼斯接受他的前政敌普拉博沃邀请,出来竞选雅加达首长席位,与寻求连任的佐科伙伴钟万学(阿学)一决胜负。

在普拉博沃支持下,阿尼斯与乌诺组成一个组合,面对政绩卓越且拥有极多支持者的阿学及其副手扎罗特(Djarot)。如果没有其他因素,阿学必能连任。但是阿学既是华人又是基督徒,是印尼政治上的“双重少数族群”。他虽然能干且有魄力,但缺乏政治敏感度;他的竞选演讲被政敌“剪裁”后加以利用,给他套上“亵渎回教”的帽子。

阿尼斯早已知道“身份政治”的重要性,为了获胜,他拜会同是阿拉伯裔的极端派首领里齐克,并与他结盟。里齐克是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伊阵)的头目,他与反政府组织和政党合作,以阿学“亵渎回教”为名,在2016年12月2日于雅加达成功发动“捍卫回教”和“反阿学”的百万人大游行。阿尼斯公开支持这个大游行。

这些保守派与极端分子控制了首都无数的回教堂和传教士,并且在祷文中置入反阿学的内容,甚至扬言,凡是支持阿学的回教徒将不准踏入回教堂;连阿学副手扎罗特也被极端分子赶出回教堂。尤有甚者,一名回教老妇因为支持阿学,在逝世时不能获得回教传教士前来为她祷告。

在白色恐怖的气氛中,许多温和派回教选民开始退缩。这时,尤多约诺的长子艾古斯(AHY)也出来竞选。在第一轮的三角战中,阿学获得43%的选票,阿尼斯40%,艾古斯17%。由于阿学未能取得半数以上选票,必须举行第二轮选举。在第二轮中阿学只获得42%,比第一轮还少,阿尼斯却获得58%,这意味着在第一轮所有投给艾古斯的票都转投给阿尼斯。这可说是“印尼身份政治“的高峰。

提倡土著主义与反华

可能因为被胜利冲昏了头,阿尼斯在市议会就职典礼上,竟发表提倡土著主义和反华的演说。他说:“几个世纪以来,印尼天天感受到殖民主义存在的几个少数地区中,雅加达是其中一个。……昔日,我们土著(pribumi)受压迫而且被打败。现在我们独立了,现在是我们做主人的时刻。”他接着说:“我们千万不要使雅加达变成像马都拉族俗语所说的:‘鸭儿生蛋却由鸡儿孵蛋’。是因为我们艰苦奋斗才取得了独立;是因为我们艰苦奋斗才赶走了殖民主义者;我们全体在雅加达(的土著)必须享有独立的成果。”

阿尼斯是阿拉伯裔,却以土著自居,也把华人当成殖民主义者。其实,在哈比比担任总统时,已经发布政令,宣布印尼政府人员和公文不能用“土著”这个字眼,可是阿尼斯不管,反正政令中没有违反者会被惩罚的条文。

阿尼斯出任首长头几年继续玩“身份政治”的游戏,与回教保守派和极端派过从甚密,与里齐克特别亲近。里齐克后来因情色案件到沙特阿拉伯避难,但阿尼斯还是与其组织和反佐科分子合作。阿尼斯的后台老板普拉博沃与里齐克也是“盟友”,普拉博沃曾扬言,如果他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取胜,会用专机接里齐克返回印尼。但事与愿违,佐科再度当选总统,普拉博沃被招安,加入佐科内阁当国防部长。

回教保守派和极端派对普拉博沃深感失望,他们开始寄望阿尼斯。这时,佐科阵营也出现裂缝。尤索夫·卡拉在当佐科副手时,私底下已经支持阿尼斯反对阿学,这次卡拉露出真面目,公开抨击佐科无能。据报道,卡拉和其他反佐科的政客安排里齐克在2020年11月返回印尼。当天接机者人山人海,里齐克以为他已成造王者,口无遮拦,目无王法,许多政客纷纷前来“朝拜”,阿尼斯也是其中一人。当时冠病肆虐,限制人流措施依然生效,可是里齐克和支持者不加理会。他们误读当时形势,也误判自己的实力,结果受到法律制裁,“伊阵”也遭解散。

佐科当总统以来,极力对付回教极端派。在2017年和2020年前后,他解散两个极端派回教组织,即“回教解放组织”(HTI)和“伊阵”,大大削弱了极端派的力量。

懂得打“身份政治”牌

雅加达首长任期是五年,阿尼斯于2017年10月上任,得于今年10月卸任。去年回教极端派式微,当了将近四年首长的阿尼斯,就已开始部署卸任后的政治生涯。他知道,如果要在2024年竞选总统取胜,不能单靠极端派势力,也必须获得回教温和派与非回教徒选民的支持。于是,他开始接近非回教徒,在华族节日时,他也走访雅加达华族庙宇和佛堂,也参加基督教堂开幕仪式。他还主动向印尼华社团体建议,修建雅加达唐人街的牌坊,落成时亲自主持典礼。

最引人注目的是,阿尼斯在去年下半年启用佐科前任华裔贸易部长汤姆斯·连帮(原姓汪)作为雅加达市“查雅安卒建设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以及曾是阿学的华裔好友山尼·达努维查雅当顾问。此外,在今年6月举办的雅加达电动赛车Formula E大赛,经费出了问题,结果是几个雅加达华裔大财阀拨款资助,方能顺利进行。

为何印尼华社和资本家要与阿尼斯合作?因为华裔社群不是一个统一体。同时,许多有钱的华人出于自己利益,不想得罪可能当总统的阿尼斯。阿尼斯没有放弃回教极端派,最近许多极端派组织公开宣布阿尼斯是他们的“2024年总统候选人”。虽然阿尼斯团队马上出来否认,但他本人却默不作声,耐人寻味。

阿尼斯近期的表现与以往有别,他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主张多元宗教和文化的智者。人们当然不会忘记他的所作所为,但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政治行为。反对阿尼斯的人指出:他担任雅加达首长时,将防洪措施搁在一旁,减少治理河道的经费。阿尼斯也因此遭居民控上法庭,法庭下令雅加达市政府清理一部分河道。阿尼斯既没有解决首都水灾和交通阻塞的问题,也没有建造他承诺的平民房屋。有几个政党还指控他贪污和企图贪污。

但支持者则宣扬他的成就:例如前任开始做但在他任内完成的现代化“雅加达国际体育场”;他成功举办了电动赛车Formula E大赛,提高印尼的声望。他在雅加达建了脚车跑道,改建车道让小贩能更自由地做买卖。

阿尼斯熟悉政治游戏。在“身份政治”依然有着市场的印尼,他因此能屹立不倒。不过,他是否能当选下届总统,没有人能说得准。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 (讯息网立场中立并倡导言论自由,不会基于任何观点删评论,但评论请勿宣扬对立和人身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