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能给政治新官多少空间?-中国讯息网 

港府能给政治新官多少空间?

作者:刘锐绍 阅读量:8718 发布时间:2022-07-27 14:29:29

港府最近任命新一批副局长和政治助理,努力营造新人事、新作风、新思维。把新生力量引入官场,并非新事物,外界更关注的是,港府能提供或创造多少政治空间,让局中人有所发挥?否则形格势禁,人才可能变庸才甚至奴才。正如唐朝罗隐慨叹诸葛亮生不逢时的《筹笔驿》诗:“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意指适当的时势来了,天地万物和人类都可以同心同德地努力;但适当的时局变了,即使英雄豪杰也无所发挥!

(1)官场人事乃器皿与液体关系

──获任命的新官来自各个方面,正是人各有志,我并无贬意,也想他们能做出符合主流民意的成绩。不过,我也没有过高的期望。问题不在他们身上,而是中国的政治基因,早已决定官场的人与事只能是“器皿和液体”的关系。高层定下的管治模式、制度、方针、政策,是固定形态的器皿;进入官场的人就是倒进器皿内的液体,无论是水、茶、咖啡或橙汁,都只能按照器皿的形态存在,长的、圆的、方的、S形的………既不能自主,更不可能自由。其实外国也是这样,但中国的局限更大,入局者只能遵守“食得咸鱼抵得渴”(勇于承担)之道。

──我不排除个别入局人士有回馈社会的诚意,但从过去一些副局长和政治助理的经历可见,良好愿望和个人意志不可能发挥作用,即使好言相劝,也难以改变既定格局。2019年6月,七名前副局长和前政治助理联署,要求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这类反对政府政策的行动,只能在他们下台之后才会出现;在位期间,有时看见不对头的事情,都只能望而兴叹,无作所为,像李后主的《浪淘沙》所说“金剑(一作金锁)已沉埋,壮气蒿莱”,最后黯然而去甚至离港。

──当年形势相对宽松的时候尚且如此,更何况今日“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权”之时!在目前政治形势和气氛不断收紧下,官场中人只能按照官方的方针政策办事,不敢越雷池半步,连“擦边球”的意识都不能有。经过精挑细选才能入局的新人,如有(或被发现)不良意识,根本就难以雀屏中选,这也是不能寄以过高期望的原因。

(2)中外培养政治人才的异同

──中外各有人才库的概念、制度和方式。在中国,曾出现或仍存在“以老带新”、“第三梯队”、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共青团和高等院校等渠道。在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年代,还有不同官阶的退休(或升迁)年限,以便腾出机会让年轻人上位;在省级领导层中,更有位置安排相对年轻的中高层干部接受磨练。

在西方国家,除了官方的培养渠道外,更多的是民间渠道,还有“旋转门”的培养文化,即政治圈中人经常在官场、学府或所属的专业界别之间兜兜转转,进进出出,让理论和实践经验结合起来,互为作用。

中国的“旋转门”多在中央与地方的党政机关之间,但当官之后再来回于官场与业界和学府之间的则较少,因为中国的政治文化偏向“学而优则仕”,所以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陌路人。大家都想向上爬,仕途出现非上级同意的中断,就像割断咽喉一般。这就局限了在第一线磨练或安静沉淀升华的机会,同时把当事人绑在混杂的官场中,“能上不能下,不能上就斗”的弊病由此而生。

──客观而言,中外官场同样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同声同气,党同伐异,在某一党执政的时候,很少容纳其他党派的人(除非逼于形势组成联合政府)。所以,不能以“一党专政”攻击中国。

但中国在长期“一党执政”之下又出现一些必须正视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提拔人选时的“近亲繁殖”现象。这里有血缘关系、裙带关系的近亲繁殖,也有利益群体之间的近亲繁殖;在香港则加上政府与建制派政党和团体之间的关系,美其名是输入人才,但避不开“权力近亲繁殖和利益互换”的观感。在医学和优生学角度看,近亲繁殖较容易出现畸胎,所以政治上的近亲繁殖也须注意。

──中国的用人标准还有一大特色,就是政治先行,甚至以“政治正确”为首要条件。在西方也讲政治,必须理念相投,但一般只在执政团队高层才有此要求,而不会覆盖和辐射到施政团队中下层。所以某党执政之际,在负责落实其政策的公务员(英国称文官制度)中,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理念和倾向,甚至在选举时投票给反对党。

但中国的政治要求是由上至下、由高层至基层、由官场到民间全方位覆盖的。官方以为这样是“纲举目张”,政治一抓就灵,殊不知这却是泛政治化弊病的根源。大陆官场最近出现一句戏虐的话:“连影子也要政治忠诚。”意指不能做双面人,明一套,暗一套。对高官来说,这要求本来无可厚非,但官方在要求全国上下“政治正确”时,又惯常地把它放在工作能力之上。于是“政治压倒一切”的后遗症由此而生,反导致形式主义、口顺心抗不断抬头。

(3)切勿壮了树干断了枝叶

——港府增加副局长和政治助理、强化中高层领导的时候,切勿以为这样就等于有效管治或高效管理。最新数字显示,2021/22年度共3734名公务员辞职,比前一年度大增一倍,辞职率达2.1%。两项数字均是回归后新高。其中,政务官的辞职率更高达4.3%,比整体公务员的辞职率高一倍。

中国政治文化素来重视“三大”——大中央、大一统、大家长;但如果只用高薪养大树干,吸收阳光和转化叶绿素为营养的枝叶却是凋零残缺的话,又有何益?

——此外,李家超已就新的施政报告咨询民意,但关键仍在两点:一是重质而不是表面的形象工程,不要避重就轻地回避包括政治诉求在内的主流民意;二是能否把主流民意变成实际可行的措施?这也是新的副局长和政助上场后的第一次考验。总之,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慎之!勉之!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 (讯息网立场中立并倡导言论自由,不会基于任何观点删评论,但评论请勿宣扬对立和人身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