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大白的多种面孔-中国讯息网 

抗疫大白的多种面孔

作者: 阅读量:8929 发布时间:2022-04-28 19:01:42

中国的疫情此起彼伏,上海的情况刚有好转,北京又开始全员核酸。但无论形势如何变化,只要疫情不散,大街小巷就有抗疫大白的身影。

大白们来自各行各业,在抗疫一线扮演不同职能,但当他们穿上统一的白色防护服,似乎就有了相同的身份。尽管如此,民众对他们的评价褒贬不一,这也与大白的各类行为息息相关。

大白的多重角色

中国民众口中的大白,泛指身着防护服的一线工作人员。由于前线工作属性多元,因此大白也有不同“工种”。

他们可能是护士、医生、社区工作者、志愿者、警察,也有可能是专业从事消杀工作的人员,或者为补充人力而向社会招募的特保。

在动态清零政策下,大白工种与人数的多寡取决于该地防疫状态。譬如在封控的上海,居民足不出户后,做核酸、扔垃圾、取送物资、维持秩序等工作,全部都要依赖于大白才能完成。

从动画电影走出的形象?

“大白”这一称呼,在2020年武汉疫情之时就已出现在官方媒体。但“大白”最早出现在美国迪士尼与漫威联合出品的动画电影《超能陆战队》(Big Hero 6)里。

《超能陆战队》主要讲述充气医护机器人大白(Baymax)与天才少年小宏组建超能战队,共同打击犯罪阴谋的故事。电影2015年在中国首映后,大白呆萌的形象与善良的性格深入人心,广受欢迎,被网民称为“萌神”“守护性暖男”等。

大白体型巨大,有着圆润的线条,单一的表情,像块超大号的棉花糖。他力大无穷但柔软体贴。他常有萌态的表情,却又有高科技功能,例如扫描生命指数、有多达一万种医疗知识储备等。

动画电影中的大白温柔体贴、坚守绝不伤害人类的底线,有着鲜明的守护者形象。如今在抗疫前线的大白,是否也有类似的特质?

辛苦尽责的大白

从中国媒体的报道中,我们确实能看到不少抗疫大白坚守岗位、辛苦守护民众健康的画面。

《中国商报》微博视频号今天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北京西城区报国寺社区组织第二轮大范围核酸检测时,不少大白冒着大雨引导居民排队。视频配文称,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北京气温明显下降,不少大白被雨水打湿了头发、脸颊。

微博账号“四川观察”昨天发出的一段视频显示,河北承德一位医护“大白”坐在楼梯上小憩,因为过于疲劳,一不留神从楼梯上摔倒。

张书嘉是上海抗疫志愿者之一,她告诉《中国旅游报》,当自己真正穿上防护服的那一刻,才真正感受到一线防疫人员的不易,每天回来脱下防护服,浑身是汗,“这件防护服,不仅起到隔绝病毒的作用,更代表了一种责任与担当。”

张书嘉是长宁非遗面塑传承人,她白天穿上防护服变身大白,晚上发挥自己的专长,用面塑捏大白外形。她还带着儿子一起录制制作视频。

在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关于大白的可爱画面。最近很火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大白坐在地上,拿着扩音器,用“看破人生”的单调语气,用改版歌词向居民灌输防疫知识,风趣且押韵:“转角不一定遇到爱情,但是会碰到疫情。我吹过你吹过的风,这算不算相拥?算,属于密接;我走过你走过的路,这算不算相逢?算,属于次密接。”

大白的付出也得到他们家人的理解与赞美,《人民日报》上周一篇题为《当父母成为抗疫“大白”,孩子的真心话令人破防》的文章,采访了几名父母离家抗疫后,留守家里的孩子。其中一名中学生钟亦遥告诉记者,她想对父母说:“我为你们的辛劳而心疼,又为你们的付出而自豪!”

甚至大白献出了生命,中国新闻网今天报道,4月24日晚上,上海一小区志愿者孟庆功因劳累过度,在家中突发心肌梗塞,送院不治,年仅43岁。生前曾连续工作25天的孟庆功,是中国商飞CR929副总设计师、复材中心副主任,还曾担任过原中航一飞院结构所上海党支部书记兼副所长等职。

与民众产生摩擦

 不过,时而在网上也能看到大白的另一种形象。譬如和居民发生口角甚至肢体冲突,扑杀宠物等。社交平台上,也有网民吐槽负责核酸检测大白下手重,造成鼻子和喉咙疼痛。

彭博社昨天刊登的一篇报道称,一名33岁刘姓上海居民为了获得小区更准确的疫情信息,报名成为志愿者大白,负责给居民派发生活必须品。岂料,这段经历却让他感到幻灭,除了发现疫情信息仍不透明外,刘先生还发现一些大白滥用权力。刘先生称,有大白利用职权监视邻居,甚至在居民无法主动获取基本物资的情况下,团购电子烟。他认为,对权威与权利的支持在一些居民的心态中根深蒂固。

报道指,大白近期一些“荒谬行动”的视频经常出现在社交媒体,例如对空荡荡的街道进行消毒、殴打宠物和虐待老人等。最令人心寒的一段视频,是一名大白当街用铲子拍死了一只柯基狗。

报道还称,一些大白的行为极为机械化,例如有视频显示,一名大白拿着扩音器,对着一名出来散步的居民不断重复“回家”。报道认为,这显示很多志愿者都没有应对突发事件的经验与训练,而纯粹是一板一眼按上级的指令去做。

一名在上海的德国人向彭博社申诉,与大白沟通就像“跟孩子说话”,因为他们大部分都解释不清楚清零政策的相关措施。

牛津大学中国政治学教授米特(Rana Mitter)分析,大白为政府发挥的一个作用,是将民众对当局的愤怒转移到他们身上。

政策与人性的折射

在北京从事科技行业的陈女士告诉察客,突然状况下难免有疏漏,很多大白可能还没经过完整的培训就上岗,单凭一腔热血加入大白队伍。“有时在情绪激动、方式粗犷的时候,也会产生误会,(让人)觉得动作不够尊重别人什么的,甚至存在个别滥用职权的人,有非常不好也不道德的行为,我觉得毕竟还是少数。”

陈女士对大白印象良好,“毕竟看到他们是全副武装,夏天很热、冬天很冷,有时面罩上往往都有雾气,但是都在坚守岗位。现在北京很多新增采样点,他们都是严格执行消毒程序、逐个检验,工作量也很大。”

无可否认,大白不是《超能陆战队》中的机器,而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有不同的背景、专长,也和你我一样,有弱点、局限。

虽然穿上防护服后,大白们都长一个样,但他们每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有一说一,个别大白的行径恶劣,应当谴责,但不该扩而广之认为所有大白皆如此。

大白的行为,一方面反映了的动态清零政策的特质,另一方面也折射了人性的善恶。但无论如何,都希望大白与他们接触的市民们,像动画电影一样有个欢乐的结局。

责任编辑:10001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 (讯息网立场中立并倡导言论自由,不会基于任何观点删评论,但评论请勿宣扬对立和人身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