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模式”抑或自由搏击?

作者:戴庆成 阅读时间:5.0 分钟 发布时间:2022-01-19 01:07:53

再过两个月,就是五年一度的香港新一届行政长官选举。尤记得上一届,多名热门人选在这个时候已经先后提出请辞,甚至是宣布参选。可眼下距离2月15日的特首选举提名期展开不足一个月,仍然没有人表态参选。

热门人选之一的现任特首林郑月娥,近来在疫情记者会上经常被问到竞选连任问题,但一直含糊其辞,既没说放弃连任,也没说希望未来五年继续服务港人云云。

另一位大热门——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对是否卷土重来也同样不置可否。他上星期接受港媒专访时只表示会继续服务社会及国家,又指与其猜测谁人参选特首,“香港人倒不如问一个问题:在目前的情况下,香港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特首?”

当然,林、梁没有表态,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兴趣。梁振英在最近媒体访问中声言,下任特首最重要的工作是做好“内交”工作,借助中国发展重振香港经济,就被政界解读为有意借谈论治港理念提高自己在中央心中的分量。林郑上周出席新一届立法会大会时抛出未来两大治港远景宏图:北部都会区细节和改组三司十五局,也间接反映了她强烈渴求连任的意愿。

如今两人皆对是否参选特首大卖关子,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北京当局至今还未拍板公开祝褔某一位“真命天子”,若太早暴露意图,反而会出现反效果。事实上,近来已有消息指出,由于特区政府近来收紧防疫措施至年初三(2月3日),期间一切大型活动全部取消,中央心仪的特首人选很可能会在年初三后才对外宣布参选。

但另一边厢,一些有意参选的“黑马”,已有人悄悄组队,为特首跑马赛做好准备。据悉,明天就会有一名商人召开记者会,宣布有意参选。

翻查资料,这名商人近年在香港政坛相当活跃,尤其是2019年反修例运动期间,更是高调在网上发声反击民主派,其后又出书提出一系列治港论述。该名商人身边的朋友向我强调,他正积极筹组竞选团队,有信心取得188票即足够的提名票“入闸”参选,绝对不是陪跑分子。

目前来看,有多匹“黑马”正蠢蠢欲动有意角逐特首一职,背后都有着不同势力暗中角力。这些坊间流传的“黑马”,包括了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世卫前总干事陈冯富珍、香港大学校委会前主席李国章、港交所前行政总裁李小加、金管局前总裁陈德霖等。这给北京带来了一个难题:今年的特首选举到底应该采用澳门的“一人模式”,还是香港的“自由搏击模式”?

所谓“澳门模式”,即“一人候选,一人当选”。如本届澳门行政长官选举只有贺一诚获得足够提名“入闸”,然后以超过选举委员会全体委员的半数当选,整个过程都不存在竞逐者。

相比之下,香港九七年回归以来,除了第二届董建华连任时自动当选,其他数次特首选举皆是由多人竞争,有些过程甚至相当激烈。

北京去年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参选人必须同时获得选举委员会内五大界别各15张提名才能入闸参选。由于由全国人大政协和全国性团体香港成员组成的第五界别,牢牢掌握在北京手中,有意参选特首的人若没有获得北京祝福,将无法入闸。从北京的角度来看,今年特首选举采用“澳门模式”有不少好处。

其一,今年是香港回归25周年,按照中国人“逢五”和“逢十”高调纪念的传统,中央领导人今年7月1日前后很大可能会访问香港。今年港府全年的重头工作就是确保香港事务稳稳妥妥,不要出任何差错。只有一人“入闸”参选,然后自动当选,既省事,也可以令该名“真命天子”高票当选。

其二,假如特首选举容许两人竞争,建制阵营就会分成两大派系,无可避免地重现2012年“唐梁之争”和2017年“三人对决”建制派撕裂的局面,这对香港未来发展并无益处。

不过,大部分港人已经习惯了激烈的特首选举。若今年特首战有数名候选人,大家通过选举比拼政纲,争取选委和市民的认同,将有助当选人日后执政的认受性。

事实上,今年是香港特区成立25周年,也是《基本法》保证香港“五十年不变”的下半场,在“一国两制”运作中具有承先启后的重大意义。既然刚刚过去的立法会选举每个席位都有竞争,特首选举似乎也没有“躺平”的道理。

进一步说,若新一届特首选举战能够“君子之争”,展现香港“优质民主”的一面,对提高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形象也大有帮助。有意思的是,北京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后旋即发布《“一国两制”下香港的民主发展》白皮书,盛赞香港新的民主选举制度具有公平竞争性,似乎暗示了今年的特首选举仍会是多人竞争。

“澳门模式”?抑或自由搏击?在未来一两个星期就会揭晓了!

责任编辑:10001
阅读数:16777215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