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控监管是悬在蚂蚁集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作者:中国讯息网 阅读量:9661 发布时间:2020-07-31 08:57:06

官宣准备沪港两地上市不到10天,全球最大独角兽之一的蚂蚁集团便遭遇了自监管带来的不确定性——中国央行近日下发通知调查线上联合消费贷款情况,重点关注金融机构与蚂蚁花呗、借呗的合作情况。

分析人士称,这可能导致蚂蚁集团与中小金融机构联合发放的万亿元人民币之巨的贷款面临被压缩的可能,进而影响蚂蚁集团利润最丰厚的业务板块。不过,亦有分析人士认为,联合贷款的直接监管机构是银保监会,此次央行摸底调查或主要是为了统计疫情后消费贷款不良率的情况,与出台监管政策无关。

中国央行近日下发通知,要求金融机构报送月末线上联合消费贷余额、当月发放线上消费贷的加权平均利率、月末线上消费贷余额不良率,以及月末全部个人消费贷余额(含个人信用卡透支)不良率。其中,前三项内容需分别列出与“蚂蚁花呗”或“蚂蚁借呗”的合作情况。

蚂蚁集团于2015年陆续推出面向个人的花呗、借呗产品,其后端对应的两家小贷公司曾通过资产证券化放大杠杆,仅数十亿元资本金却撬动数千亿元贷款;但该模式于2017年下半年遭遇严监管,小贷公司被要求资产回表并降低杠杆。

在此背景下,蚂蚁逐渐将花呗、借呗对接给数百家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联合发放贷款并分享收益。据财新去年11月报道,彼时国内联合贷款市场规模达2万亿左右,而蚂蚁集团占比过半,超过1万亿元。

“放了上万亿的贷款,以蚂蚁目前的资本金情况来看,里面肯定有大量贷款是表外的。”一位股份行分行负责个人金融业务的人士表示,蚂蚁通过大数据筛选出客户给银行,由银行提供信贷资金,最后二者共同分享收益;但如果出现了坏账后,损失又可能主要由银行承担,风险和收益存在错位。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则直言,在金融控股公司管理办法出来之前,蚂蚁集团不若银行那样有资本充足率、风险管理与处置等诸多监管约束,杠杆已非常高。

不过,接近蚂蚁集团的人士表示,蚂蚁集团严格要求与出资方以出资比例承担风险。去年10月,蚂蚁集团数字金融板块总裁黄浩也曾发表署名文章称,如果联合出资,则出资方按照出资比例承担相应风险,不要求其他机构进行兜底或者担保。

中国央行2019年7月对《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征求意见;中国央行今年年初工作会议称,将“推动出台实施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办法”。

“对蚂蚁集团来说,金融控股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可能是它面临的最大不确定性。”董希淼称,待办法发布,蚂蚁可能需要成立一个金融控股集团,在关联交易、股权架构、风险管理等方面接受一系列监管约束。

“这对它来说挑战是很大的,也会影响它规模的扩张和盈利能力的增长。”他表示。

“这是一柄悬在蚂蚁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位大型金控集团业务人士对路透表示,作为包括蚂蚁在内的互联网巨头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虽在不断强化其科技属性,降低自营金融业务的占比,但“再怎么‘科技’,从本质来看,主要还是靠服务金融业务赚钱”;而金控集团管理办法强调资本充足率,强调交叉风险的防范,势必会打压这些公司的盈利能力。

“蚂蚁的一些业务曾经爆发过超强的盈利能力,但事后来看,往往都是监管措施没及时跟上的结果。”该人士说。

蚂蚁集团上周官宣,拟在上海科创板和港交所同步上市。路透此前引述两名知情人士称,其目标估值超过2,000亿美元。

曾遭受金融严监管三连击

从2003年一款解决线上商家信用问题的支付工具,到如今一家涵盖支付、信贷、财富管理等业务,手握银行、基金等高含金量牌照的巨头,蚂蚁集团依托支付搭建起一个庞大的商业生态。

在中国鼓励金融业大创新的时期,蚂蚁可谓占尽红利。

2013年,蚂蚁推出余额宝,对接货币基金,并借此成就了中国最大的基金公司——天弘基金;蚂蚁集团之后持有天弘基金持股51%成为控股股东,后者2017年-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6.50亿元、30.69亿元和22.14亿元。

蚂蚁的另一块重要收入来源,是支付业务沉淀的客户备付金带来的投资收入。由于蚂蚁一度可以零成本使用这笔高达数千亿的资金,其每年带来的收入至少数十亿元。

最让人惊叹的则是蚂蚁2015年推出的花呗、借呗,其在后端通过小额贷款公司创设资产证券化(ABS)产品,将数千亿元贷款滚动出表,极速创造利润。

蚂蚁集团全资拥有的两家小额贷款公司——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6年-2018年加总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5.61亿元、95.20亿元和39.09亿元。而两家小贷公司在被迫增资之前,合计注册资本仅为58亿元,目前则已提升至160亿元。

不过,在2017年以来愈发收紧的金融监管措施下,蚂蚁的“利润奶牛”遭遇三连击。

首先,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2017年起被要求逐渐托管至央行,初期不支付利息,后在2019年底调整为支付每年0.35%的利息,意味着一块数十亿元的利润肥肉突然消失。

其次,金融监管部门要求蚂蚁小贷通过ABS出表的贷款逐步回表降低杠杆,这也是蚂蚁旗下两家小贷公司2017年净利润达到95亿峰值后次年跌至39亿的原因。

此外,在经历2016年底债市违约引发货币基金流动性风险后,监管部门亦开始控制货币基金风险,措施之一是逐步压降余额宝规模,以降低货币基金集中度。受此影响,天弘基金的货币基金从此前超过1.6万亿元之巨,逐渐压缩至去年底的1.09万亿元,净利亦因此出现较大幅度的回落。

阿里巴巴最新财报披露,包括财富管理、微型贷款和保险三大业务的数字金融服务板块,贡献了蚂蚁集团50%以上的总收入。

蚂蚁集团CEO胡晓明6月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通过为服务业提供包括AI、区块链和风控能力等科技解决方案获取技术服务费;预计五年内,技术服务费占蚂蚁集团总收入的比例将从2019年的50%左右上升至超过80%。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