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该推荐那些“必读书”?

作者:张楠之 阅读量:9404 发布时间:2020-07-30 08:49:00

  近日,针对有出版社出版的普通图书,封面使用“教育部新课标推荐书目”“教育部新课标指定书目”“中小学生语文新课标必读书系”“新课标课外指定阅读丛书”“教育部重点推荐”“教育部推荐”或“新课标重点推荐”“新课标推荐”等名称一事,教育部教材局声明,从未以“教育部推荐”“新课标指定”等名义出版、推荐图书,请大家提高警惕谨防上当。 

  当下的图书出版市场上,确实存在为数众多的打着各种名号的书目,或者是“教育部推荐”,或者是“必读书目”,不同出版社列出的书目甚至还存在很大差异,让很多学生和家长选择购买的时候颇感头痛。 

  这种情况下,教育部教材局的声明显然来得很是及时。这份声明,简单来说,就是所有声称教育部推荐的所谓指定书目或必读书目,都是假的,有诱人上当之嫌,需要提高警惕,谨慎提防。 

  不过,仔细推敲的话,“上当”之说似乎有些过于严重了。因为,教育部虽然没有直接推荐过所谓的“必读书目”,有些书却是在教育部的权威文件中出现过的。比如,在教育部制定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中,就有对中小学生“9年课外阅读总量达到400万字以上”的要求,附录中更有“关于课外读物的建议”。建议中还直接列出了一些书的名字,如《安徒生童话》《宝葫芦的秘密》《艾青诗选》《西游记》《红岩》等。2017年版2020年修订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也在附录中作了类似的建议。 

  上述两个标准的最后,还提出“教师可根据需要,从中外各类优秀文学作品中选择合适的读物,向学生补充推荐”。换言之,教育部在直接推荐了一些课外读物的同时,又将推荐课外读物的权力下放给了教师。 

  当然了,严格来说,教育部在相关标准中推荐的书不能叫“推荐”,而就叫作“建议”,但是,对于中小学生们来说,抠这样的字眼没有太大的意义,毕竟,这些书的内容都有可能出现在升学的试卷上。问题只在于,教育部确实没有正式的“推荐”“指定”,也没有什么权威部门说某些书“必读”,所以,标着“教育部推荐”“必读书目”“指定书目”字样的书,确实有虚假宣传之嫌。 

  只是,宣传虽然有虚假的成分,其中的多数书籍却也并不能被排队在“关于课外读物的建议”之外——既然没有标准书目,自然也就怎么说怎么都不能算错。这就好比是有人为了促进销售,将某种新药宣传为“祖传秘方”,药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它既不是“祖传”的,也不是所谓的“秘方”。 

  所以,教育部教材局声明之下,带有“教育部推荐”“必读书目”“指定书目”的书籍或许会绝迹,但改头换面之后的“推荐书目”“建议书目”之类的针对中小学生的书籍或许又会出现,只是不再以某个权威机构的名义而已——也有可能直接去掉“推荐”的主语,进行模糊处理。 

  问题在于,既然在相应的标准中有“建议”,既然给教师们留下了自主推荐课外读物的空间和权力,如果没有相应的权威机构来推荐,会有会有人借机往里边夹“私货”,将利益相关者(特定的出版社或作家)的作品塞进其中呢? 

  这恐怕是更应该被谨防的问题。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