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疫战中的仇中情绪

作者:戴庆成 阅读量:6157 发布时间:2020-07-29 08:54:07

香港冠病疫情在本月初突然大反弹后,当地医疗系统开始不胜负荷。连月来,建制派阵营不断呼吁特区政府请求中央政府出手支援香港,以抵挡这一波疫情的侵袭。

奇怪的是,纵使中联办也主动开腔表示中央愿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港府却一直没有表态。直至前天,当局才透露特首林郑月娥已向北京请求加强香港检测能力,但又留了一手,表明不会要求大陆医护人员帮忙。

港府不积极向北京求助,或因为担心动辄要求中央帮助会凸显自己无能,令港人看不起。但另一个更有可能的原因,应该是来自香港内部尤其是医护界的阻力。过去半个月,先是香港护士协会发表声明反对大陆医疗队赴港支援,称此举不符合香港有关规定;后是香港医学会会长蔡坚开口,指香港医护使用英文交流,大陆讲普通话写简体字,担心届时会制造一定混乱云云。

平心而论,大陆医护人员到香港直接参与救治冠病病人,牵涉的问题确实相当复杂。譬如,他们可否享受到香港法律的保障?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应该怎样处理?都亟需特区政府一一解决。

但以上难题都只是技术性层面的问题,并不难解决,最大的问题恐怕还是港人自大的思维。一直以来,许多港人尤其是医学界对大陆充满傲慢,认定大陆医疗水平远不如香港。他们或许不知道,大陆在抗疫方面不仅有着像钟南山、张文宏等一批备受国际医界认可的国际级流行病专家,更有一大批国家医护人员出访欧洲驰援,而不是蔡坚口中的“大陆医护人员无法以英文沟通”。

反映港人自大心态的另一个例子是核酸检测。过去半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试剂生产国,不少国家地区都有采用中国的试剂,如澳门早在今年5月份就与大陆公司合作,承接澳门的冠病核酸检测服务。

相比之下,香港医学界对大陆医疗体系的信心严重不足,过去半年一直依靠自己做检测,以及使用外国试剂。可惜香港检测人手有限,每天24小时日以继夜不停开工,检测能力的极限也只有1万个,检测量比澳门还要低。结果到了近日,香港疫情突然恶化,港府只好妥协,引入大陆检测机构,协助高危人群免费检测病毒。

港人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和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思维作祟不无相似。早在今年1月,德国就开发了检测方法,能够在短时间内可靠地诊断出病毒,之后迅速被几十个国家采用。但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偏偏不愿意採用这个试剂盒,而是坚持研发自己的试剂盒。

到了2月中旬,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终于推出一套自己研发的核酸检测试剂盒,并向州和地方卫生实验室发放了数百套,却又发现试剂盒存在生产缺陷,出现了“实验结果不可读”的情况。

这起重大失误,导致美国冠病病毒检测出现严重停滞,州和地方实验室无法对核酸检验做出最后诊断。可以说,美国成为目前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某程度上和这一错误决定有一定的关连。

当然,港人自大的根源,离不开近年香港社会涌现的仇中现象。过去几年,中港关系每况愈下,港人在北京的连番打压下,逆向出现了一股自大兼仇中的情绪。每当社会上任何事务跟大陆有关联,谣言立即满天飞,充斥着阴谋论。就连这次大陆医疗队赴港支援的建议,也被猜疑是要“把港人基因样本送往大陆”。

一众极端仇共的深黄人士已经政治上脑,有这个想法并不足为奇。但泛民政客以阴谋论看待大陆援港抗疫,恐怕是有另一个政治层面的考量。香港原订今年9月举行立法会换届选举,激化支持者对大陆仇恨,将冠病疫情所造成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的愤怒转移到大陆,某程度上有利泛民的选情。这也解释了为何泛民一直将冠病称为“武汉病毒”。

反之,若北京当局在港府请求下支援香港并成功抗疫,将受到大部分港人称颂,进而提升大陆在香港社会的形象。港人对大陆反感减少,意味着泛民政党只能在旁吃葡萄,自是泛民所不乐见。所以他们不愿看到大陆投入香港的抗疫工作。

诚然,北京对近年香港局势动荡具有不可推诿的责任,泛民的仇中情绪不难理解。但无论如何,面对近半年最严峻的这一波疫情,香港社会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力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而不是纠缠个人的政治利益。这也是当前香港社会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