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案的第三条线:邮件、PPT披露 汇丰是何角色?

作者:吴子秦 阅读量:6105 发布时间:2020-07-28 08:48:54

7月,英国决定“封禁”中国企业华为之5G相关设备之后,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的引渡案也面临重要节点。

此前,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于2020年5月裁定,在美方对孟晚舟的两个控诉中,“金融欺诈”构成美国和加拿大的“双重犯罪”;而“违反制裁”方面,虽然加拿大不制裁伊朗,却称在“价值观”上与美国一致。案件“第一阶段”就此做结。

7月27日,孟晚舟引渡案聆讯将在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再度开庭。由此直到2021年4月的案件“第二阶段”期间,卑诗省最高法院将就两条主线进行判决:

一:执法过程侵权: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和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是否在2018年12月1日于温哥华机场逮捕孟晚舟时,侵犯了孟晚舟的宪法权益。

二:政治干预:美国在此过程中是否构成政治干涉的因素。

对此,加拿大控方此前按法院要求,向孟晚舟律师团队披露了一系列相关文件,但其中大量关键信息被涂抹或删减;此外,加拿大控方也一再呼吁法院不要进一步披露完整信息——这种情形自然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

不过,卑诗省最高法院7月23日披露的一批材料,却令人们赫然留意到,此案在当下阶段还有极为重要、却未被提及的“第三条线”。

法院披露的这份材料乃由孟晚舟律师团队于7月17日提交,当中除了涉及“执法过程侵权”和“政治干预”的内容,还有一系列关于华为与汇丰银行之间的往来记录——按这些材料所示,当下加拿大检方和美国司法部对孟晚舟“欺诈汇丰”的指控,根本无法成立。也即此案现阶段的第三条主线:“指控不实”。

而这一切还需从汇丰与华为2013年8月一场不寻常的邀约、一份高频出现的PowerPoint文件讲起。

2013年8月22日,香港中环IFC广场二期的扒房(牛排餐馆)Agnès b. Le Pain Grille at La Loggia包间接待了一桌客人,是为时任汇丰亚太区全球银行业务负责人Alan Thomas、时任华为董事会成员兼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以及其他工作人员。在那个装潢高端、灯光幽暗,却又略显嘈杂的环境下,双方围绕一份PowerPoint文件,展开了一段颇为愉快、为时约2小时的对谈。

谁知,便是那次会晤,以及那份PowerPoint文件,后来成为美方状告孟晚舟欺诈汇丰的导火索。而当下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所披露的材料,亦与之相关。

对于那次会晤,路透社早在2019年2月便已根据一份“汇丰内部文件”予以独家报道。简要概括之:孟晚舟在那次会晤上向Alan Thomas介绍了华为在2009年至2012年期间与伊朗的生意往来,并于事后在汇丰反复索要下,提供了该份PowerPoint的英文版。

卑诗省最高法院7月23日所披露的材料,再度确定了路透此前的报道。不过在一件关键信息上,法院披露的内容却有所不同——按路透社此前报道,Alan Thomas与孟晚舟的那次会晤是在“华为的请求下”举行。然而根据当下法院披露的材料,实则是在汇丰自2013年7月起的多次邀约后,孟晚舟方于8月22日前往香港与之会晤。

另外,按照法院所披露的材料,会晤还有几点极为诡异之处。

其一,Alan Thomas汇丰亚太区全球银行业务负责人的职务,与当时在华为担任首席财务官、董事会成员的孟晚舟相差数级,并不对标。但汇丰一直坚持要见华为决策层成员。由Alan Thomas向孟晚舟发出邀请,做汇丰与华为之间重要业务往来的汇报,安排甚为奇怪。

其次,Alan Thomas数次邀约,却并未按商务常规发送邀约邮件。

其三,扒房的会晤是为了陈述华为与伊朗业务往来,汇丰却未安排在正式商务场所,而是选在距离汇丰总部仅数百米、人流往来嘈杂的扒房。

其四,在那次工作会晤结束,孟晚舟回到深圳之后,Alan Thomas事后多次索要了该份PowerPoint文件,且要求提供英文版。

在扒房的包间里,为时2小时的交流,围绕事先准备的一份中文PowerPoint,该份文件名称为《信任、合规、合作》,孟晚舟介绍了Skycom和华为公司在伊朗业务情况,包括其相关业务并不违反联合国、欧盟和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多年以后,这次会面却被美国描述成孟晚舟隐瞒了华为与Skycom之间的关系,而汇丰则被描述为“金融欺诈”的受害者,因此承受潜在风险。

不过,最诡异之处还是一如路透社2019年报道的那样:“汇丰在那次会晤之后的数月间,评估了是否应继续与华为保持业务关系,并且认为与华为的业务往来不构成名誉风险”。而事实上,汇丰也确实直到2017年才单方面终止与华为的业务往来。

事件时间线需由2009年讲起

归根结柢,导致这“引发全球政治动荡”的问题核心,在于美国司法部控诉孟晚舟涉嫌于2009至2014年间,透过名为Skycom Tech. Co., Limited(星通技术有限公司)的公司,与伊朗进行贸易往来,并且向汇丰银行隐瞒且谎称相关情况,导致汇丰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能违背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因此可能面临损失。

众所周知,自伊朗1979年革命以来,美国对伊制裁便从未停止,层层叠加。而在奥巴马(Barack Obama)2009年担任美国总统以来,为了推动伊朗的无核化谈判,更是加大了制裁筹码。这大幅提高了各国企业与伊朗保持业务往来的成本及代价。

有鉴于此,华为也在评估之后,逐步缩减了与伊朗的业务往来。包括在2009年出售此前持有的所有Skycom股份,孟晚舟本人也在2009年4月退出Skycom董事会。待得2012年12月,华为与Skycom结束双方往来,华为也终止了与汇丰银行在伊朗的相关业务。

再接下来,便是孟晚舟与Alan Thomas在中环IFC扒房的那次会晤,孟晚舟向Alan Thomas总结了过去几年华为和Skycom在伊朗进行的业务。汇丰彼时已经在美国的监管之下,在会晤后,专门索要了PowerPoint文件的英文版本,并在随后数月中经其强大的合规委员会完成评估,认为与自己与华为的往来不构成风险,所以继续与华为合作直到2017年。

时光一晃便已到了3年后。据路透社报道,汇丰为了能够免于美国的刑事制裁*,而在2016年底重新掀起了一系列针对华为的内部调查,并于2017年对美国政府的数次汇报过程中,将那份PowerPoint文件提交——同样是2017年,汇丰单方面终止了与华为长达20余年的所有业务往来。

注:2012年,汇丰被美国以“洗钱”和“资助国际恐怖主义行为”指控处以19.2亿美元罚款,并与美国司法部签订了为期5年的《延期起诉协议》(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DPA),同意“在任何调查中配合美国司法部”,否则美国司法部有权撤回协议,向汇丰提出刑事指控。

再而后,便是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被捕,以及后续各方都熟知的一系列事件。

有必要提及的是,美国司法部赖以起诉孟晚舟的重要佐证材料之一,便是该份PowerPoint文件。美国司法部控诉,孟晚舟声称华为于2009年已出售Skycom股份,双方关系仅为生意伙伴,实则Skycom依旧是华为非正式子公司,致使汇丰银行在被误导的情况下,经美国处理了逾一亿美元的与Skycom相关的金融结算服务,这些服务“有可能”违反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令汇丰面临潜在风险。

所以,华为与Skycom“理不清”的关系,以及孟晚舟该份PowerPoint中对华为和Skycom关系的解释,便是美国司法部如今控诉孟晚舟的主要着手点。

不过,这正是此次孟晚舟律师团队在“执法过程侵权”和“美国政治干预”以外的另一条辩护主线,也是最根本的问题:控方控诉不实,混淆视听。

汇丰承担风险与否,与华为及Skycom的关系无关。汇丰从头到尾都知道华为与伊朗的业务。

混淆视听的指责

在汇丰2017年终止与华为的业务之前,华为作为汇丰客户长达近20年之久,无论是规模还是时常,华为都是最重要的客户之一。在关乎孟案最重要的2009到2012年间,华为与伊朗相关业务的金融结算一直由汇丰银行处理。

众所周知,企业境外业务结算全权交给代理金融机构,也就是说,汇丰清楚华为在伊朗的业务,且以美元结算与否,一直是汇丰的选择。

据法院披露的材料显示,汇丰始终知道华为的伊朗业务。2010年,涉及三方往来邮件证明,汇丰完全知晓华为与Skycom的关系。从华为发给汇丰的Skycom 2009/2010年财报可知,汇丰完全了解Skycom在伊朗的业务情况。

此外,汇丰宣称只有基层员工知道华为和Skycom在伊朗的业务,公司高层并不清楚。但此次孟晚舟律师团队提交的证据显示,汇丰不同区域、不同业务、不同层级的员工都在和华为直接沟通Skycom的银行业务,譬如一名职务为高级副总裁(Senior Vice President,SVP)的香港员工在和华为员工沟通Skycom银行账户权签人的业务,而且汇丰该SVP还主动要求到华为坂田基地进行办理——将SVP唤作“基层员工”,其逻辑实在令人费解。

在这种情况下,控方的说法为“孟晚舟隐瞒了华为与Skycom的关系,从而对汇丰构成欺诈,汇丰因此在处理相关业务时,面临受到制裁惩罚的风险”。作为进一步补充,控方还论证了大量证据,剖析华为与Skycom在2009年,乃至2012年之后的关系。

可问题在于,这种做法本来就是混淆视听。汇丰从头到尾便知道,并为华为的伊朗相关业务提供金融服务,甚至在孟晚舟2013年8月22日向Alan Thomas做完陈述,汇丰也自行评估数月之久之后,依旧认为与华为的合作“不构成风险”,那么“欺诈汇丰”的说法谈何而来?

当汇丰2017年向美国递交材料时的态度,与它2013年的评估结果,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汇丰是在此期间获得了什么新的信息吗?并没有。至少如今控方控诉孟晚舟“欺诈汇丰”的核心举证,依旧是那份PowerPoint。

也因此,由2013年8月22日香港中环IFC广场扒房的那次会晤开始,直到如今孟案在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一环接一环地推进,在这场牵涉孟晚舟、华为、加拿大政府、白宫、中国政府,乃至受中美关系影响的众多相关方的案件中,人们赫然发现,疑点最多之处,原来既非“逮捕过程中是否侵犯孟晚舟权益”,也非“案件是否受到来自白宫的政治干预”,而是汇丰银行。

汇丰拿着这份“关键证据”三年多之久,为什么起初继续同华为做生意,而后又将其递交给美国司法部,是什么促使汇丰这么做?汇丰在整个过程中是何角色?

回头细数,Alan Thomas与孟晚舟2013年的那次会晤为何有这么多疑点?是什么造成了汇丰2013年和2017年间的态度变化?路透社此前报道、孟晚舟律师所指控的“汇丰配合美国司法部构陷华为及孟晚舟”,究竟是否属实?汇丰为何在2017年终止与华为长达20年的合作?汇丰在2017年配合美国政府做出的一系列调查中,为何将自己前客户华为的PowerPoint交予美国?2017年12月,美国又为何在司法部合规监管员认为“汇丰的合规仍有很大缺陷”的情况下,极为罕见地未续签《延期起诉协议》,且撤销了对汇丰的所有刑事指控?

也同样诡谲的是,2017年9月后Alan Thomas已开始享受退休生活。他还是一个酒店的拥有者,喜欢户外活动和高尔夫。众多媒体都无法联系上这位“神秘”当事人,他也再没有公开发声。

随着案件的进一步推进,法院进一步披露信息,相信案件会愈辩愈清晰。就当下而言,人们的兴趣已经被挑起。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