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改教堂为清真寺是一石三鸟

作者:蔡恩泽 阅读量:7521 发布时间:2020-07-28 08:43:36

7月10日,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判决,已经实施86年、将圣索菲亚大教堂转为博物馆的部长会议决定无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即下令,将教堂改为清真寺。此决定让这座曾为东正教教堂及伊斯兰清真寺的历史建筑再陷宗教争议。土耳其又不安分了。

圣索菲亚大教堂位于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的前身罗马帝国时代,各族人民智慧与劳动的结晶。

毫无疑问,圣索非亚大教堂是人类浩瀚历史中遗留下的最精美的建筑之一,公元537年竣工时即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教堂,拜占庭式的建筑、基督教时期的马赛克墙面、奥斯曼时代的辅楼,熔东西方文化于一炉,是世界建筑史上的一座丰碑。

作为世界性文化遗产,圣索菲亚大教堂具有“超越国界与时间的普世价值场所”的特征。在转为博物馆大半个世纪后,土耳其政府却很轻率地改变其用途,引发宗教人士及历史学家批评埃尔多安将文化遗产作为政治工具。

土耳其历来不安分,埃尔多安政府尤甚。

土耳其地跨欧亚两大洲,领土97%在亚洲大陆西端,3%在欧洲的巴尔干半岛。习惯上,人们视之为亚洲国家,是西亚和中东的一员。

但其实在亚洲各种区域组织活动中,很少能见到土耳其的身影。事实上,土耳其已参加了除欧盟之外的几乎所有欧洲组织。土耳其足球队是支劲旅,按理说应参加亚洲赛事,但它却是欧洲杯赛成员,甚至喧宾夺主,拿过欧洲冠军,令欧洲足球诸强哭笑不得。

土耳其羞于承认自己是亚洲国家,从未放弃过自国父凯末尔时就定下的“脱亚入欧”梦想。它紧贴欧洲大陆,东方的落后与西方的文明形成鲜明的对照。如果以亚洲国家的身份参与欧洲的国际活动,土耳其自觉矮人一等,所以千方百计要跻身欧洲,俨然是一个欧洲国家,面子上说得过去。

从经济利益来说,土耳其穷,加入欧盟以后,“小船靠大船”,享受到许多特殊优惠政策,其农产品、纺织品等出口产品,在欧洲大陆就有了自然合同,有了销路,经济状况会得到很大改观。

再说,土耳其凭借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扼制欧亚咽喉,也有难民这个撒手锏与欧盟讨价还价。但多年来,土耳其“入欧梦”一波三折。

就在不久前的7月13日,欧盟国家外长会议决定,将对土耳其实施新一轮的制裁,原因是欧盟和土耳其之间就诸多分歧,至今仍然僵持不下,涉及的分歧包括人权问题和海上钻探问题等。这让土耳其的“入欧梦”雪上加霜。

表面上看,欧盟对土耳其的制裁,与土耳其当局改变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用途无关,但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7月13日在成员国外长会后表示:“这个举动无可避免地损害了欧土之间的信任,引发了不同宗教信徒的对立,十分不利于开展对话和合作。”他呼吁,土耳其应该立即撤回改建索菲亚博物馆的决定。

自从四年前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部分军官发动的未遂政变以来,土耳其与邻国的关系就越来越恶化。当时埃尔多安在挫败政变后大肆打击政治对手,乃至牵怒于邻国,先后出兵叙利亚和利比亚,又在塞浦路斯附近海域与欧盟发生油气开采争端。这些都让欧盟对这个北约盟友存有戒心。

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当下国际舆情,抑或观光收入来看,取消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博物馆身份,对土耳其来说确实有害无益。

土耳其当局又为何执意要改变圣索非亚大教堂的功能用途呢?

首先,试图以真主取代上帝,变参观为朝圣,土耳其想在伊斯兰世界扮演领导者角色。历史上,圣索非亚大教堂是东罗马帝国统治者为笼络广大基督教信徒而建造的,后来奥斯曼土耳其人消灭东罗马帝国后,把圣索非亚大教堂强行改为清真寺,成了伊斯兰教徒朝圣之地。

1923年,当土耳其共和国在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之后,土耳其首任总统凯末尔推行了一系列改革,试图将土耳其变成一个现代的世俗共和国。12年之后,凯末尔下达法令,将圣索菲亚清真寺改建为博物馆,很多在奥斯曼时期被覆盖和破坏的基督教艺术品得以修复。从此,圣索非亚大教堂成了世界旅游圣地。无论是基督教徒还是穆斯林,在此聚集观光,相安无事。

可是野心勃勃的埃尔多安政府为了扮演伊斯兰世界领袖角色,利用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仅用了17分钟就作出的裁决,废除上个世纪30年代通过的法令,将圣索非亚博物馆改为清真寺。可以想象,以圣索非亚大教堂的历史地位,改成清真寺后,势必引来全世界穆斯林趋之若鹜,疯狂朝圣。土耳其成为伊斯兰的中心非其莫属。

其次,宗教与政治是密切相关的。中东地区主要信奉伊斯兰,土耳其可乘机加速恢复其奥斯曼帝国形象在中东地区的霸主地位。事实上,多年来,叙利亚、利比亚等国家的混乱局面背后,都有土耳其的影子。

这是实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梦想的复辟野心。土耳其一直在坚持对外扩张道路,比如在1974年,土耳其对塞浦路斯北部的出兵占领。从2018年开始,土耳其慢慢蚕食叙利亚北部地区,甚至连伊拉克北部,现在也似乎很容易受到土耳其不确定期限的军事占领。

再次,这也是埃尔多安政府摆脱地方选举失败阴影的计谋。土耳其民族源于中亚西突厥乌古斯人的游牧部落联盟。7世纪中期至8世纪,阿拉伯人征服中亚后,一部分突厥人归信了伊斯兰,10世纪塞尔柱土克曼人实现了伊斯兰化。经过世代繁衍,如今伊斯兰在土耳其人心目中深深地扎下根。

埃尔多安当局把圣索菲亚博物馆改为清真寺,等于是为绝大多数信奉伊斯兰的土耳其选民建造了精神宫殿,进而对埃尔多安当局产生好感。这样就对冲了埃尔多安所领导的执政党,失去原先执政的14个省信任票的沮丧。

由此观之,埃尔多安政府改圣索菲亚博物馆为清真寺,是一石三鸟。但是,土耳其也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将更加恶化,其“入欧梦”近乎破灭。中东地区国家将会对土耳其更加存有戒心,土耳其通过拉一派打一派,离间中东国家内部和外部的团结,以谋取在中东地区存在感的如意算盘未必得逞。土耳其人民对埃尔多安当局的支持,最终还要看土耳其经济,看民生福利,毕竟去清真寺朝圣不能当饭吃。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