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还是一条虫

作者:村山宏 阅读量:6514 发布时间:2020-07-28 08:41:19

“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一个日本人是条虫,三个日本人是条龙”。这句话恐怕是出自1980年代流行的书籍《丑陋的中国人》(柏杨著)。中国人每个人都很优秀,但个性突出,总搞内部斗争。日本人每个人的能力糟糕,但一旦形成集体,就会发挥力量。这句话作为彰显中日国民性差异的表述一直被使用,笔者总感觉难以认同。这是因为信奉集体主义的日本经常作出愚蠢的行为。

日本的集体主义往往追求具有同质化、均等化的人。这是因为大家都采取不同的行动,将会难以形成集体。而在集体内部,对于采取与大家不同行动的人,将施加“要像大家那样行动”的压力,要求保持一致步调。如果持续采取不同的行动,不久就将被集体排斥。如果不希望被集体排斥,必须经常注意他人的目光,同时采取与大家相同的行动。也就是说,为了不被排斥,必须尽可能保持低调。

结果,日本企业难以孕育新事物了。在企业内部提出富有个性的革新性建议,也有可能被视为“奇怪的家伙”。非但不会得到赞赏,还有被贬低的风险。因此,内部会议都是按高管的想法推进,而年轻员工则显示出随声附和的态度。这就产生了即使内部好不容易产生新技术,也难以推广的风气。智能手机不可或缺的半导体闪存的发明者是东芝的员工,但这项技术被轻视为“怪人的梦话”。利用这项技术实现飞跃的是韩国的三星电子。

如果同质化、均等化的集体进一步进化(退化?),就将形成不负责任的体制。大家的能力都相同,意味着只要不发生失败,任何人都会平等地获得晋升和加薪的机会。想要出人头地,避开有可能被追究责任的风险较高的新项目是上策。对部下提出的新项目,中间管理层会避免作出判断,交给上面的高管和董事来判断。将新项目交给上面的中间管理层还算好的,更严重的是有人偷偷将其搁置起来。

另一方面,越是成为企业的上层,越要将责任推给部下这种意识也将发挥作用。自己避免对重要事项作出决定,试图将工作和风险全部推给部下。就这样,企业内部自上而下形成不管何事都逃避责任、避免自己作决定的企业文化。新项目在企业内转来转去的过程中变得过时,日本企业的经营判断也经常迟缓。这也是日本企业在新业务上败给亚洲企业的原因。

此外,不负责任的体制加强,还将招致失败的隐瞒。在集体体制之下,如果失败被曝光,会被追究连带责任。众多董事和相关人士有可能同时被追究责任。因此,为了逃避责任,相关人士会偷偷相互勾结,隐瞒失败。提到隐瞒,奥林巴斯事件很有名。奥林巴斯因股票投资失败蒙受了巨额损失,但通过财务造假隐瞒了损失。历任管理层都知道损失的存在,却都默认了隐瞒。最终曝出长期隐瞒的是英国籍社长。

同质化、均等化的集体进一步发展,最终会成为不知道领导人是谁的集体。如果大家都具有相同的能力,任何人都有机会成为社长。也就是说,众多董事都盼望社长的职位出现空缺。结果,形成社长更换频繁发生的体制,不久之后,顾问、会长和社长等将变得领导人林立。在多位领导人之间,经营判断会微妙动摇,企业的行动摇摆不定。有说法认为,曾是液晶技术王者的夏普陷入僵局,被台湾鸿海精密工业收购,正是因为领导人之间无法形成意见统一。

日本人一形成集体就能发挥力量这种传说或源于旧日本军队给人的印象。装备糟糕、体格处于劣势的日本兵要与大国军队战斗,只能在形成集体时超过敌人。在近代战争中,与个人的能力相比,集体的队列、舰队和飞行编队的组成更为重要。日本军队不断进行集体训练,在战斗中明显强于大国士兵。1939年在诺门罕,拥有当时最先进装备的苏联军队和只有旧式装备的日本关东军展开激战,但苏联一方的战死者更多。

在诺门罕与日本军队交战的苏联元帅朱可夫是后来击败纳粹德国的名将。朱可夫元帅回忆称,诺门罕的战斗是漫长生涯中感到最痛苦的战斗。不过,朱可夫元帅说:“(日本的)高级将领缺乏积极性,似乎只能采取老一套的行动”。在诺门罕的战斗中,关东军由参谋辻政信擅自替代司令官进行指挥,指挥系统混乱。在战斗之后,众多日本军队的下级将领被迫承担责任,被要求自杀。

自那时起,日本军队的集体主义就存在很多问题了。不清楚谁是真正的统帅,责任也很模糊。陆军统帅东条英机是日本对美国开战时的首相,而对美战争主要由海军负责进行。海军最高指挥机关应该是“军令部”,但实际上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却拥有很大的影响力。在山本策划的中途岛海战中,日本海军吃了败仗,却掩盖了战败的事实。航空母舰部队指挥官南云忠一没有被明确追究责任。其原因是,如果明确追究南云的责任,就会导致山本处于不利境地,相对于陆军来说,海军的地位有可能会变弱。

日本人组成一个集体就会强大,就连在军事上也是一种幻想。日本人组成的集体虽很少发生内讧,但作为一个集体却缺乏方向性,在长期战斗或竞争中经常会落败。由于缺乏明确的统帅,责任模糊不清,因此在面临危机时不善于快速反应进行变革。恐怕只有在时间短且人数少的情况下,日本人才能发挥集体的力量。如果人数较少的话,每个人就会有明确的任务和责任。也不会出现多名统帅乱指挥的情况。

其实,在现代日本社会,受到高度评价的是脱离集体、独自埋头工作的人。作家村上春树几乎与日本文坛没有交流。音乐家坂本龙一旅居纽约,偶尔才回日本。足球名将本田圭佑经常辗转于荷兰、俄罗斯、意大利、墨西哥、澳大利亚、巴西。在诺贝尔获奖者当中,也有很多不隶属于任何一所超一流大学或有名研究所而取得成就的人,比如田中耕一、下村修、中村修二、大村智等。

只有像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军队那样,没有时间和资金培养每个人的能力之时,集体主义才会发挥有效作用。笔者认为,如果社会和经济有余力的话,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最好还是磨练个性,而不要埋没于集体中。即便同伴之间稍微有点争吵也没有大碍,个性需要相互碰撞才能获得发展。富有个性的人们创造出来的价值会迅速推动整个社会发展。不能用集体优先的逻辑来摧残个性。

最后,如果让我修改一下据说是出自柏杨之手的名言警句,便会是这样:“一个日本人是条虫,三个日本人是条龙,十个以上的日本人还是一条虫”。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