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特朗普式单边主义

作者:达乌德·库塔卜 阅读量:7148 发布时间:2020-06-30 12:25:47

自二战结束以来,国际社会一直奉行一个简单却有力的原则:任何国家,无论多么强大,都不允许以武力夺取邻国土地。1982年阿根廷入侵福克兰群岛时,全世界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反对联合王国收复其领土的军事干预。当伊拉克于1990年占领科威特时,联合国授权采取军事行动,驱逐伊拉克军队。另外,当俄罗斯在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时,联合国对其实施了直到今天仍在生效的严厉制裁措施。

53年来,这项原则一直是巴勒斯坦民众希望的寄托。1967年,这项原则被列入联合国安理会第242号决议的序言。该决议确定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实现和平的路线图,并且进一步重申“不允许通过战争来获得领土”。尽管占领之下的生活,一直无法为巴勒斯坦民众所接受,但他们能够隐忍,是因为怀揣着正义终将战胜强权的希望;而以色列“不可接受的”占领最终将会结束。

此外,与福克兰人、科威特人或乌克兰人不同,巴勒斯坦人在尝试同以色列谈判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时,表现出了极大的灵活性。但这种善意不仅没有得到回报,巴勒斯坦人所提出的土地交换(同等面积和质量的土地)计划,还被以色列决策者扭曲,用以合法化对巴勒斯坦被占领地的盗窃。

如今,以色列正在吞并西岸的大部分地区。当然,以色列仅凭自己的力量,永远不会如此无所顾忌。他们正在利用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虚假的1月“和平计划”所带来的空隙。由以色列人构思,并由美国人提出,该计划将把大片被占领地,包括具有关键战略意义的约旦河谷,拱手交给以色列;而巴勒斯坦人则将被扔在沙漠里。

尽管美国人说,只能全盘接受或完全拒绝他们的“愿景”,但受到多项腐败指控,面临法院审判的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同时却很乐意将特朗普所提供的任何政治施舍都收入囊中。得到世界第一超级大国无条件支持的以色列,现在可以在不必考虑过去与巴勒斯坦人、约旦人或埃及人签署的任何协议,更不要说世界其他国家反对的情况下,尽情地掠夺土地。

可以肯定的是,在准备极其不充分的2000年戴维营第二次峰会上,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接受了土地交换的基本构想;但巴勒斯坦人其后一直明确指出,任何土地交换的规模和质量都必须相等。今年,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则通知四方(联合国、美国、欧盟和俄罗斯),只要能真正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巴勒斯坦人认可须要对边境划分进行一些微调。

巴勒斯坦人已经接受,紧靠1967年划定绿线另一边、在巴勒斯坦土地上修建的一些人口最多的犹太非法定居点,可以被并入以色列,以换取连接加沙和西岸地带的陆地走廊的开通。问题在于,以色列人和一些美国官员经常歪曲这一立场,声称巴勒斯坦人已经拒绝和平提议,并不肯参与谈判。事实绝非如此。

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克里在2014年4月所解释的,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近年僵持不下,主要是因为以色列给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新定居点开绿灯。再加上,当美国于2018年将其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此举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时,巴勒斯坦领导人就抵制由公开支持以色列的特朗普政府所发起的谈判,尽管他们仍然对多边谈判持开放态度。

事实上,巴勒斯坦人已经表明,他们将参加由“四方加”(Quartet-plus)组织所发起的谈判,该组织还可以包括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日本等美国盟友。俄罗斯则抓住这个机会,邀请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在莫斯科举行会谈,却遭内坦亚胡多次拒绝。

此外,今年6月,巴勒斯坦官员针对特朗普计划,提交了一份四页的反对提案。在该提案中,他们同意接受对非军事化巴勒斯坦国的边界稍作调整。但白宫内部的亲以色列鹰派,却对上述提案视而不见。

急于吞并巴勒斯坦领土的以色列官员,以他们只是在占领特朗普政府计划中划定的领土为借口,来为自己的非法行为辩解。然而,即使是该计划的设计者、天真的库什纳,也拒绝了这种单方面转移的想法。毕竟,谈判的目的在于促成互相让步。如果谈判还没开始,其中一方就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这样的谈判过程意义何在?

这样的单边主义既不公平也不公正;而且还行不通。和平之所以能够实现并且合法化,不是因为政治领袖(可能在胁迫下)签署了一些文件,而是因为受影响的民众支持其中的议定条款。如果没有广泛的支持,和平就不会持久。

内坦亚胡企图单方面吞并巴勒斯坦人被占领地,只会为更多流血、愤怒和痛苦创造条件。难怪绝大多数美国犹太领袖、美国多数国会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以及数百名以色列外交政策及安全专家,集体反对内坦亚胡政府的鲁莽举动。

当前局势要求重新以明确规定、双方同意的条件为基础进行谈判,以期达成双方现在和将来,都可以共同接受的解决方案。除此之外,采取单方面行动只会使和平的希望更加渺茫。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