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南海事件 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局势升温中的角色

作者:林杞 阅读量:9842 发布时间:2020-06-27 09:37:42

近一年多来,南中国海海域争端事件频发,局势大有再度升温之势。

前有围绕南中国海油气资源的单边行动,越南重启万安滩油气勘探开发,马来西亚在南(北)康暗沙附近的油气钻探行为;后有南中国海渔业纠纷的沉渣泛起,印度尼西亚就中国渔民在传统的西南渔场从事捕捞活动,展现强硬姿态且高调炒作。南中国海战略态势感知平台(SCSPI)发现,大量越南渔船在海南岛附近海域非法捕鱼。另有南中国海法理斗争再度激化,马来西亚单方面提交“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定申请”、越南拟效仿菲律宾就南中国海有关争端,单方面提起强制仲裁等。

“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磋商过程中,不采取任何使事态复杂化、扩大化和国际化的行动的这一默契已被打破。有关声索国正利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签订前的“窗口期”加速推进单边行动,巩固和扩大各自在南中国海的既得利益。

菲律宾于2013年单方面就中菲在南中国海的有关争议提起仲裁,可谓是上一轮南中国海局势紧张的“肇事者”。在此新一轮的南中国海局势升温中,菲律宾将会扮演何种角色?

其一,菲律宾不甘居于人后,效仿部分声索方推进海上单边行动,企图通过岛礁建设巩固和扩大其在南中国海的既得利益。

中业岛(Thitu Island;菲称“Pag-asa Island”)面积约0.33平方公里,是仅次于太平岛的南沙群岛第二大自然岛屿。中业岛上建有简易机场跑道、通讯基站和军营等,部署有军事力量。岛上有小型移民聚居区,前后大约300名菲律宾人通过移民成为中业岛上的居民。岛上建有房屋20余座,包括社区活动中心、医疗诊所、市政厅和学校等。

中业岛上的简易机场跑道已年久失修、多处塌陷,危及飞机正常起降。菲律宾于2013年宣布,将升级中业岛的机场跑道和军事设施,后为提高其在所谓“南中国海仲裁案”中的胜算,升级改造活动中止。

2016年8月,菲律宾重启机场升级改造工程,该海滩坡道计划2018年年底完成。2020年6月9日,在延期一年半后,菲律宾在中业岛上新建的海滩坡道完成交付。中业岛作为菲律宾侵占南沙岛礁的指挥中心而地位显著,海滩坡道对于中业岛的后续扩建和改造工程至关重要。

菲律宾推进修订宪法草案,中业岛战略意义将更加显著。在其宪法草案的“国家领土”条款上强调,菲律宾“基于国际性的法庭或仲裁庭所作的判决”而拥有领土主权。言外之意是,菲律宾可以依据“南中国海仲裁裁决”,而主张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及相应的海洋权益。从这个角度而言,中业岛作为菲侵占岛礁的指挥中心,在其主权声索中的战略意义将更加凸显,岛上军事和民事设施必须进一步巩固和加强。

其次,菲难以独自应对此轮南中国海局势升温,菲美军事合作、美国军事盟友的身份依然重要。

6月9日,菲国防部长洛伦扎纳亲率一众高级军官登岛,并主持海滩坡道工程交接仪式。就在同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杜特尔特总统,就中菲建交45周年互致贺电。恰恰在中菲建交45周年这个特殊日子,菲律宾却在争议岛礁上举行国防部长出席的项目交接仪式,或许正是菲军方力量“亲美疏中”意愿的某种程度的体现。

与之相呼应的是,在宣布终止双方1998年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不到四个月后,菲律宾外交部长奥多罗·洛钦对媒体表示,根据总统杜特尔特的指示,从6月1日开始,菲律宾决定暂停解除《访问部队协议》。终止《访问部队协议》当时在菲国内就有众多反对声音,多年军事援助所培育的亲美力量、国内反对势力等依然支持菲美军事合作。杜特尔特为维持当下政局稳定,或许不得不拉拢这部分政治力量。

当前,菲律宾政府和军队在冠状病毒疫情危机面前已暴露出诸多问题,要应对此轮南中国海局势升温将会更加捉襟见肘。近些年美对菲军事援助达13亿美元,对菲律宾军事人员培训、打击国内恐怖主义等作用巨大。

菲美军事合作渊源已久,新形势下菲律宾维系与美国的军事合作依然必要,美国军事盟友的身份是一道重要的护身符。不要忘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明确表示,任何对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武装攻击,都将触发美菲《共同防御条约》中所规定的共同防御义务。

在冠状病毒疫情冲击下,不仅全球经济遭受重创,地区和国际政治形势也发生了重要变化,南中国海局势大有再度升温之势。菲律宾正通过加强岛礁建设、维系菲美军事合作等巩固和扩大其在南中国海的既得利益。

经济靠中国、军事安全靠美国的大国平衡战略,是菲律宾暂时无法完全摆脱的选择。对菲律宾而言,不如尽量低调务实些,避免在新一轮的南中国海局势升温中扮演过重角色。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