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窃取的“大学梦”怎么赔

作者:韩咏红 阅读量:9076 发布时间:2020-06-26 10:15:14

山东冠县的贫寒农家女陈春秀,16年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人冒名顶替上了大学。陈春秀一直为考不上大学自责,最近才意外发现原来自己非高考落榜,而是被人偷走了“大学梦”。

一石激起千层浪。她的遭遇曝光后,有中国媒体检索发现,2018年至2019年山东省内高校做学历数据清查时,排查出共242人涉嫌冒名顶替他人身份入学,顶替者后来被注销了学历,他们获得学历的时间为2002年至2009年。

类似案子还没完。也是山东农民家庭出身的女子苟晶本周在微博上申诉,她在23年前也曾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其中一个顶替者赫然是其高中班主任的女儿,对方拿了她的成绩上了北京的大学。

苟晶在接受电视记者采访时,画面中的背景相信是她和夫婿目前在浙江湖州拥有的住所,可见她经后来的多年打拼,生活已富足,但人生被摆弄过的记忆仍是她的遗憾,她的语气哀而不伤,让人看了更觉沉重。

真相、正义在哪里?谁该负责?怎么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这些问题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起回响,这个涉及弱势群体权利的话题,难得地在明星八卦、北京疫情等消息之间,上了微博热搜榜20名内。还有不少网民跟贴陈述家人、熟人也遭遇过的学籍、教席被顶替事件。

平心而论,200多起冒名顶替案例和陈春秀、苟晶事件让山东省的教育相关机关备受质疑,但问题却肯定不只存在于山东省,山东恐怕也不是情况最严重的省份。此前,中国也出现过轰动一时的2009年湖南罗彩霞事件和2015年河南王娜娜事件,她们都是在2002年至2004年间参加高考,被人冒名上了大学。

其中,罗彩霞是被同班同学、县公安局政委的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她们的高中班主任也涉案——他向王家提供了罗彩霞的高考成绩等信息。王娜娜则是大学录取通知书被所读高中的党总支副书记,轻率地交给了顶替者的父亲,导致王娜娜被顶替。

两起事件的涉案人员后来受到惩处。罗彩霞事件当时还引起时任中共中央与国务院关注,公安部长孟建柱亲自作出批示,最终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在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等罪名下,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王娜娜事件的13名相关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三人涉嫌违法已移交司法机关。

然而在另一方面,顶替上大学者本人却没有付出很大直接代价,受害者本人也没有得到多少补偿。罗彩霞曾起诉涉案九名被告,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10多万元,最后以4万5000元调解结案;王娜娜将顶替者及其父亲、招考办等告上法庭并象征性索赔13元,案件至今还未开庭。

这就让人质疑,相对于冒名顶替行为所造成的恶果,冒名者是否受到相应惩罚?其实,他们既然能上大学念书,就已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但只要当事人不公开追究,他们的风险只是被注销学历罢了,更严重些的是被所属单位开除。对比之下,被“偷走”大学梦的贫寒子弟,却可能个人与家庭的命运都从此改写。

在东方社会里,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根基,冒名顶替上大学案例却如此之多,反映出中国基层社会里,弱势群体权利很容易被漠视、践踏的事实。曝光的案例还显示,顶替者家族并不怎么位高权重也能得逞,而受害人即使发现了真相,也如苟晶所形容的感觉“无力回天”;维权成本之高,她想都不敢想。这清楚反映基层社会里的权力悬殊,比大城市更甚。被顶替的多为女性,更折射了基层的男女不平等观念。

所幸这些年来,各地高校的学生学籍与学历信息都公开上网(学信网),这增加了冒名顶替的难度,因而目前揭露的都是2009年以前的旧案。

不过,“历史遗案”也须公正处理。冒名顶替涉及一系列暗箱操作,如有公职人员涉嫌腐败必须追查到底,大学应还予受害者就读的机会,法律可确定冒名上学者本人的刑事责任与民事赔偿责任。虽说被偷走的人生机会与青春是多少钱都赔不了的,但是高额经济赔偿能产生阻吓作用。  这是一个信号,更是一个态度,强调弱势者的权利也是权利,不是任何人可以轻贱,更不要以为只要做成了既成事实,将受害者继续按在底层他或她就不能反抗。一个社会平等与正义,正是通过各种小修补,来渐渐巩固起来。

责任编辑:10006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热点资讯

爱国主义的本质就是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